Nq5BPDVPjFcCcwepUdPu9gEE  

 

「想你」一臉嚴肅哀淒的朴有天和尹恩惠,恐怕讓看慣了王世子慈眉善目的fans要花些日子適應,收視率在這個嚴冬要綻放笑顏是有難度的,所幸演員這條路多嚐試總是好事。

撇開蕭瑟涼意的劇情不提,倒是金俊秀日前公布的「二十七歲男人間常有的日常對話」比較有朴有天那種笑起來眉眼彎彎的fu。

說穿了,這其實就是一段隨興的對話。

金俊秀:「你怎麼這麼快就回覆我訊息?我好感動」

朴有天:「呵呵,你在幹麻?」

金俊秀:「想你…」

朴有天:「滾開」

最後兩人用表情符號和呵呵的笑聲結束了對話。(註1)

說穿了,這其實也是一段生活化的對話。

因為了解所以隨興,因為親近所以生活。

 

201210220959380229981  

 

雖然只有27歲,但是老相識了,一起經歷的,很多人一輩子也經歷不了。相視而笑,各自奮鬥,無一贅言。這是此刻的朴有天和金俊秀。

3年前的11月,Bigeastation即將落幕。在解釋另外兩位成員的缺席時他們有過另一段對話,一種近似長久以來神起面對媒體時略略,真的,只是略略強顏歡笑的蒼白。

金俊秀:昌珉和允浩睡過頭了。

朴有天:真的嗎?

金俊秀:對不起,我騙人的。

金在中:騙人的節目可不行呢。

朴有天:俊秀三不五時就騙人。

金俊秀:不不不,這不是騙人而是幽默啊(註2)。

 

201210221003340226240  

 

歲月,改變了髮型,容顏,還有一個人面對生活的高度,以及那生命中不可承受的東西所秤起來的輕或重。

鄭板橋曾說聰明難,糊塗尤難,由聰明轉入糊塗更難,所以他不是糊塗,而是難得糊塗。

王羲之,面對亂世的生離死別,他給友人的信上寫著:卿佳不?吾諸患,殊劣殊劣。

「你好嗎?我種種憂患,很糟啊很糟。」

和好友周撫分別了二十六年之後,王羲之在一個「五十年沒這麼冷過」的雪日寫了積雪凝寒帖:想頃如常,冀來夏秋間,或復得足以問。比者悠悠,如何可言。

「你還是老樣子吧,明年夏秋間或許還會有你的信息。時光這樣悠悠逝去,不知要說些什麼。」

那是一個錯過一次相見,天高地遠,可能此生再無緣相會的時代,戰禍、病疫、老朽、天災。但是有一次周撫帶著土產從四川來看他時,王羲之竟然意外錯失了。於是他回了封信:無緣見卿,以當一笑。(註3)

沒有緣份見你一面啊,只好一笑。這份雲淡風清不是王羲之無情,而是他在亂世的難得糊塗。

 

 image 

 

SM和JYJ的官司和解了,曾經你死我活的訴訟宣告結束,與其說是從此恢復自由身,不如說是積壓了三年四個月的瑣碎文件可以丟了,也不必再從帳戶扣掉大筆的律師費支出。除此之外,生活是沒有兩樣的,因為該放下的早已放下,該糊塗的正在糊塗。

芥川龍之介說,遺傳、境遇、偶然,掌控我們命運的畢竟是這三者。村上春樹則說,在大悲與大喜之間,在歡笑與流淚之後,我體味到前所未有的痛苦和幸福。 生活以從未有過的幸福和美麗誘惑著我深入其中。

朴有天這個演戲又唱歌,偶爾或許常常吧,和朋友進行二十七歲男人日常對話的職業藝人,正如同世間無數個二十七歲又或者七十二歲的你我,正在體驗一場獨一無二卻又普世皆然的生存遊戲,而享受人生,難得糊塗,朋友膠漆…都是他正在學習的通關祕技。

 一行禪師說,快樂就是你感覺時時刻刻都走在正確的道路上,你不需要走到路的盡頭才能快樂。天空中的雲對大地上的雲微笑著說「享受你的旅程吧,我很快就會加入你的。」你可以學那朵雲,看著已經在未來的那一部份的自己說(註4):

享受你的旅程吧,我很快就會加入你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註1:出 自Yes娛樂新聞中心

註2:引述自版本:Heart, mind, & soul about Junsu :: 痞客邦PIXNET

註3:參考自蔣勳「手帖--南朝歲月」

註4:出自「一行禪師,會心」

註5:照片見內附出處,JYJ官方臉書、金俊秀推特、Mickhome

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ikotsuko0818 的頭像
shikotsuko0818

朴有天

shikotsuko081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