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c8T    

 

 

朴有天在父喪後重返劇組,手捧遺照風吹要倒的黑白身影,和,紅白運動衫的小清新王世子,

同一時空,沒有可能穿越。

他,以一種不正常的方式讓自己回到正常,一種笑笑哭哭哭笑的錯亂節奏詮釋著長男的責任。

這是一種近似河水逆流的強人所難,打落門牙和血吞遠不能及的痙攣抽蓄。

可,它既不背離人性也不違反天理,因為人有逃離痛苦迎向幸福的天性,好比太陽花。

 

 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  

 

唐朝女詩人李治寫過「八至」詩:至近至遠東西,至深至淺清溪,至高至明日月,至親至疏夫妻。

這是一種機妙難言卻不勝唏噓的天理,最近也是最遠的是東西,最深也是最淺的是清溪,最高也是最明的是日月,最親也最疏離的是夫妻。遠近深淺親疏,相反者相成,相背者相融。(註1)

通往幸福的路或許先經過死亡幽谷;最接近太陽的絕景或許就是峭壁懸崖。難怪納蘭性德要說「情到濃時情轉薄,而今真個悔多情」;席慕容要寫「不斷地受傷和不斷地復原,世界仍然是一個在溫柔地等待著我成熟的果園。」

所以朴有天要想忘卻自己的悲傷,或許就要先帶給別人歡笑;

朴有天的下一站幸福,可能就從「一起帥氣的活著吧」開始。

(註2)

  

untitled

 

巴爾蒙特(Константин Бальмонт)來自酷寒的俄國,但他說自己是為了太陽才來到這個世界。

我來到這個世界為的是看太陽,和蔚藍色的原野。

我來到這個世界為的是看太陽,和連綿的群山。

我來到這個世界為的是看大海,和百花盛開的峽谷。

我與世界面對面簽訂了和約,我是世界的真主。

我戰勝了冷漠無言的山川,我創造了自己的理想…我的理想來自苦難。(3)

在苦難中一天天期盼光明,踩著深雪一步步等待陽光,凡人皆如此,朴有天你並不孤單。

 

 XFvbajV83f.ITPcTDGmP1   

  

天災難逃,情深無解。

「無明不斷,愛緣不盡,身壞命終,還復受身;還受身故,不得解脫生老病死、憂悲惱苦。」(註4)

蔣勳重病住院徘徊生死關頭後,感悟了這個道理所以寫下「此生--肉身覺醒」。因為「一點點牽掛,一點點放不下的愛戀,一點點捨不掉的貪痴,一點點緣份捨不掉,走到門口的肉身就又要回頭了。」(註5)

當時蔣勳心肌梗塞送醫做心導管手術急救,導管插入動脈,他痛到驚叫一聲,然後聽到醫生說:「好了,最痛就這麼痛。」

苦海浮沈的人們,最痛,就這麼痛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註1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36452720100k3jx.html 

http://www.eywedu.com/tangshi/a056.htm

註2:出自朴有天推特

註3:節錄自「我來到這世界」

註4:出自雜阿含經,

註5:引述自「此生─肉身覺醒」。

註6:朴有天照片來源見內附出處、海報網、屋塔房王世子官網、Mickyhome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ikotsuko0818 的頭像
shikotsuko0818

朴有天

shikotsuko081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