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3rYwIdCd3l_cmvHo0Ozvw  

 

美食作家葉怡蘭說,日本作家池波正太郎在書中訴說著深冬雪夜,曾在京都的「蛸長」關東煮享受安靜小酌之樂,短短數行文字令她憧憬不已。若干年後,她在一個京都雪夜,得償所望。

「得償所望」,是一種念想,可以不用軀殼還活的很久。葉怡蘭連筆和心靈都記住了那碎雪暗夜又黑又白的交錯,或許還有一盞昏黃的路燈,在一個古都掀開布簾以後的故事。所以她寫下「終於嚐到真滋味」

那寒夜熱食滿足的味道,穿越時空。

 

kECdsylu04y6IJctWZuylA  

 

眉如黛的「君不語」是一個和尚,一條蛇妖,或是還有一個普通人的故事。他們在現世糾纏,又在幻夢沙丘中彼此拯救,可他們其實早在千百年前就已生死陌路,輪迴簿上各有因緣。

這一佛,一妖,一人,困在一種情境,一種輪迴,一種金剛經說過去心不可得,現在心不可得,未來心不可得的求道中。因為想解脫對方,結果解脫了自己。

和尚開釋蛇妖的一段對話,你來我往,處處禪機:

“蛇妖,助人者自助。”

红尘便是苦海,那么多人,哪里助得过来?”

我辈虽以度众生为愿,但落到小处,助相遇之人,不过举手之劳。对你而言,又有何难?”

 明明是你说的,富贵贫贱都是自身果报,自己不消受,还要我去助,难道不是违了你的佛法?”

 “你若真助得了他,说明他冥冥之中该有此善报。心怀慈悲,总不为过。”

 “要是他们反咬你一口呢?要是他们恩将仇报?”

 助人怎能求报。”(註)

 

9030  

 

和尚說「孤竹虽断,所扶者众,故能不倒。助人者自助,我为助众生,自有众生助我。我向四面八方而倒,四面八方皆有助我之人」,是孤寂苦海的清涼救贖。

當頭棒喝猶如關羽玉泉山吶喊「還我頭來」,普淨法師一句:昔非今是,一切休論。後果前因,彼此不爽。今將軍為呂蒙所害,大呼還我頭來,然顏梁、文醜等眾人之頭,又向誰索?

昔非今是,一切休論。後果前因,彼此不爽。

和尚一句「蛇妖,你究竟放不下什麼?」,或許正是故事的癥結,是眾生的無明,是能載舟覆舟的水,也是能載舟覆舟的人。

面對執意去救和尚的蛇妖,常洪嘉「只觉一阵难过,这人明明想起了七八分,却仍选择困在局中。随时能堪破迷障,却时时皆执迷不悟,自己不也是这样?」

所以,終究,蛇妖,常洪嘉,還有和尚,你們究竟放不下什麼?

這裡的我,此刻的你,昨天今天明天,放不下的,究竟是什麼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註:引自眉如黛的「君不語」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ikotsuko0818 的頭像
shikotsuko0818

朴有天

shikotsuko081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