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_F23_20110418103727987.jpg  

 

朴有天在泰國live唱了完整版的無名歌,所謂完整,應該是情緒的全然發洩,不僅是飆出先前被靜音處理的髒話。you know,就是一種在眾多駐足面前,狂嘯一聲,縱身躍入藍海的痛快。

低吟了一年的種子,如今要開始伸展。或許只要一夜,大樹就會在黎明前長成。

2011年春,泰國的朴有天,音符暢意如清新綠茶,是一種「無與倫比的美麗」中,蘇打綠呤唱著「你若擔心你不能飛,你有我的蝴蝶;我若擔心我不能飛,我有你的草原」那種嘿耶嘿耶的心情。

只有JYJ的歌,在這個還是很熱鬧的演唱會。只有JYJ也不寂寞,要去台北,還有北京。

快樂,一種難以言喻的衝動。登高山觀日出,看斜雨打蘆葦,風中,和摯友與星辰高歌。

 

  

    

懷素是愛寫字的狂僧,「十杯五杯不解意,百杯之後始顛狂」,美酒下肚後他運筆如驟雨旋風,「續書斷」中讚懷素的字「如壯士拔劍,神彩動人」。

夜晚仰望天空的懷素,看著雲隨風動,頓生領悟,說自己已得草書三昧。

所以他在紙張寫,在蕉葉寫,越寫越快樂,越快樂越要寫,行雲流水,生生不絕。

浪漫主義的狂草大師 ,成就聲名也不過就是忠於自己。

 

ap_F23_20110418103829562.jpg  

 

Ripley開拍了,朴有天要背台詞,學走位,嚐試詮釋和別人的共鳴,李多海的,金承佑的,姜惠貞的,就像鐵槌和粗鋼在焰火中的合奏,激盪出天地和諧,煉自己為一把藝術的樂器,彈奏世間哭哭笑笑。

朴有天,正在沒理由的成長著,是不強求最自然的有機健康。他要御風,可,也不御風。

列子能御風而行,飛一次出去15天後才回來,根本不必用腳步行,這種幸福真是世上罕見。可莊子覺得列子能御風而行,卻終不能無風,這不是真自在。

 

ap_F23_20110418105801167.jpg  

 

村上龍24歲出版的第一本小說「接近無限透明的藍」拿下芥川獎。村上龍說現在要他寫像20幾歲時寫的小說,他寫不出來;但現在他寫的作品也是20幾歲時的自己寫不出來的。

一個人想寫的快意,不論是不是20歲,

都是一種出現在黎明前近乎透明的光暈,彷彿能反映出真實的自我,無限透明的藍光。

東方神起那個祕奇有天,還有成均館的李善俊,以及比起哭現在更常笑的JYJ有天。

蘇文說:弃我去者,昨日之日不可留。那些感情不在了,可是我的青春,真真切切地存在过。(註1)

西藏生死書也說:我就是我傷害過的那些人,我就是我曾經帶給他們快樂的那些人。

所以朴有天就是朴有天,真真切切在快樂著,真真切切在痛苦著。

 

ap_F23_20110419095357998.jpg  

 

陳念萱去不丹閉關,她說太聒噪時,必須讓自己閉嘴,太享受安靜時,必須出去攪和在塵囂中,這就是她所知道的修行。這世界上,雖有是非,卻不能有自己不能承受的自己。(註2)

所以朴有天還是朴有天,你是你,我是我,都在真真切切的修行著。

4月23日即將台北相見,席慕蓉的「初相遇」可以相贈予心中的美好:

美麗的夢和美麗的詩一樣,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,常常在最沒能料到的時刻裡出現。我喜歡那樣的夢,在夢裡,一切都可以重新開始,一切都可以慢慢解釋,心裡甚至還能感覺到,所有被浪費的時光竟然都能重回時的狂喜與感激,胸懷中滿溢著幸福,只因你就在我眼前,對我微笑,一如當年。

我真喜歡那樣的夢,明明知道你已為我跋涉千里,卻又覺得芳草鮮花,落英繽紛,好像你我才初次相遇(註3)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註1:出自飛鳥鯊魚的「蘇文的金色婚戒」

註2:出自陳念萱「不丹閉關人」

註3:出自席慕蓉「初相遇」

註4:朴有天照片見內附出處、百度米奇、Mickyhome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ikotsuko0818 的頭像
shikotsuko0818

朴有天

shikotsuko081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