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_F23_20101017121220325.jpg 

 

2010年結束了,不管過程多複雜詭譎,結局倒是清晰的:朴有天在12月30日的新聞節目說,對SM的官司現在仍像置身在隧道中,看不到任何光。接著,他在31日年終拿下了KBS演技大賞的新人獎。

上帝關了一扇窗,也開啟了一扇窗。

朴有天的歌唱事業受阻,卻憑著演戲拿獎。很難想像東京巨蛋登頂之後沒有發生巨變的東方神起,那個祕奇有天還能不能接下成均館緋聞?有沒有必要在盛暑中揮汗接戲、讓自己在心力交瘁飢餓與病痛中昏厥,然後在滋味豐富的一年之後百感交集的站上舞台領取新人獎?

朴有天在某一個十字路口決定了他的方向。直到現在還有人在批評他的決定,或是為這個決定痛苦。可是當大家還在爭執這個抉擇的對錯時,朴有天已經走到很遠的地方去了。

說他拋棄了過去很得意是吧,他也明白的說他還看不到光。

 

ap_F23_20110102110058138.jpg 

 

這是一個過程。

楚留香搖搖扇子說: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;謝旺霖在轉山時說:每個人的一生中都要找到一次跟自己獨處的機會。

作曲家John Cage的「4'33"」非常有名,儘管多數人可能是透過韓劇「貝多芬的病毒」才認識它。喜歡易經的Cage在1952年發表沒有任何音符的「4'33"」,他說其實絕對的寂靜你是永遠聽不到的,他能做的只是想在這4分33秒內讓你能真正集中精力,在所謂的寂靜裡聽到你自己。

因為聽見自己,才能在懷疑和信仰之間抉擇。

朴有天的對錯還無法論定,但他早已下好離手,他聽見自己的聲音然後做了抉擇。這賭盤已開。

新天堂樂園(Nuovo Cinema Paradiso)的小多多長大了面對許多打擊,放映師費艾多對他說「待在這個小鎮,是不會有什麼成就的。你到羅馬去吧!忘了我,忘了這裡的一切。在你成功之前,不准回來!就算你回來,我也不會見你!」於是多多離開了,直到30年後費托多的死訊傳來,功成名就的他才回到家鄉,在劇院拆除的前一晚獨自打開瓦礫堆中的大門,面對塵封已久的回憶。

在一幕幕禁忌影像中,人事全非盈眶的熱淚下,當年遠去的遊子,終於真正面對自己的抉擇。

 

ap_F23_20110102110039840.jpg 

 

有時候,不說再見就是無法開啟下一段旅程,儘管你不一定想要結束這段過去。

「托斯卡尼豔陽下」(Under the Tuscan Sun),黛安蓮恩辛苦養家卻遭到丈夫背叛,離婚時因為收入高反而必須支付贍養費,結果對方開口要了她的房子,因為第三者說喜歡這裡的學區。當她了解到這代表什麼時眼淚流了下來。

黛安:「她有孩子了?」

律師:「你會幸福的,你以後一定會幸福的。」

後來,這個一無所有的女人意外買了一個房子,展開另一段嶄新的人生。

所以說,巨大的痛苦竟然也會產生幸福。這真是沒人料到的事。

 

ap_F23_20110102110203860.jpg 

 

骰子離手遊戲就開始;做出抉擇的一瞬間,其實人生的路就不一樣了。 西晉的陸機寫過著名的「來日苦短,去日苦長」,是「北海以後,一人而已」的天才。他出身世族卻因為大時代變遷不得不北上求官,和弟弟陸雲在別人地盤處處小心,受了不少委屈。

北方世家盧志看不慣南方人,故意在鬧街上扯了大嗓門問陸機:陸遜、陸抗是你誰啊?

魏晉人忌諱被公然提到父祖名字,所以陸機真是忍無可忍。他說:啊就是你的盧毓、盧珽啊!

得罪盧志不是好事,陸雲勸他哥:也許盧志真的不知道我們父祖是誰。陸機氣壞了,留下一句千古名言:我父、祖名播海內,寧有不知,鬼子敢爾!。這後世常用的「鬼子」就是這麼來的。

這故事如果到這裡結束就十分氣魄了,真是正義昭雪,欺負人原就不該。不過後來八王之亂,陸機被陷害誅三族,進讒言的正是這個「鬼子」盧志。

 

ap_F23_20110102110037753.jpg 

 

其實陸機命運的轉盤並不是從得罪盧志才開始轉的。

早在陸機選擇北上求官、而非留在南方遠離紅塵時,他的命運就大致朝向一個危險而受苦的方向去了。事實上,陸機、顧榮、賀循、張翰四個北上的南朝好友,也只有突然頓悟「見秋風起,因思吳中菰菜羹、鱸魚膾」而早早退隱的張翰,還有命吃到懷念的江南菰菜羹和鱸魚膾小吃而已。(註1)

而陸機,只在被問斬前說了:華亭鶴唳,豈可復聞乎?

南方故鄉羽鶴高亢鳴叫的聲音,我還能再聽到嗎?

儘管如此,陸機想在亂世一展抱負不枉此生的想法並沒有錯,而他也確實努力爭取機會。這麼說來,即使走到終點,也不能說陸機在十字路口轉錯了彎。

 

ap_F23_20101026070300954.jpg 

 

「江南岸」的劉文兩世為人,他告訴劉定輝一個很重要的道理:

「所以,对于每一个人来说,这辈子,都是唯一的吧。而人的这一生,总是要死的,你说死了之后,这一生所得到的,所失去的,又算是什么呢?」

郑定辉心绪更不宁了,刘文却没有停顿,接着又道:「因此,这一生的喜怒哀乐,不过只是一个过程,考举人,也不过是一个过程,而我们所要体会的,也就是这么一个过程,考上了,是一个过程,考不上了,同样是一个过程。」(註2)

朴有天當初做了一個決定,改變了自己的人生,曾經擁有的他似乎失去了,過去不曾擁有的他現在倒是有了。這得與失,對與錯,其實早已不是重點,因為路已經走遠,另一種人生即將展開。

對,也是一個過程;錯,也是一個過程。一個凡人要做的,也僅僅只是好好把握這個過程而已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註1:見蔣勳「手帖─南朝歲月」

註2:見張鼎鼎「江南岸」,簡體字部份為原文摘錄

註3 :朴有天照片見內附出處、MNM86、yuchuning、憧憬、MickyHome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ikotsuko0818 的頭像
shikotsuko0818

朴有天

shikotsuko081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8) 人氣()